第048集 法身即是阿賴耶識(下)

正翰老師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而我們今天要探討的題目是“法身即是阿賴耶識”。

  我們繼續上一集的所說,既然阿賴耶識可以依據所含藏的善惡業種變現大小身根;而佛的法身,講的也就是這一個阿賴耶識所轉成的無垢識心體,所以阿賴耶、異熟、無垢識,便是凡夫及圣人有情眾生的法身。未悟凡夫以及意識情解的人,怎么可以說阿賴耶識是生滅法呢?如果阿賴耶識是生滅法,佛的法身豈不是也要成為生滅法了呢?如果阿賴耶識是生滅法,斷盡我執的時候,入了無余涅槃是不是要把阿賴耶識心體也滅了呢?那就沒有異熟識存在于無余涅槃當中,那么二乘圣人的解脫境界豈不是變成斷滅了?但是在阿含諸經中,卻又說無余涅槃中有本際不壞,而且常住;如果是滅了阿賴耶識心體,涅槃豈不是斷滅了呢?如果他們狡辯說:“阿賴耶識心體滅了以后,有真如獨存在這個無余涅槃中,所以不是斷滅。”這樣的說法。在經論中卻都異口同聲地說:真如是識性,是識體所顯。那識體如果滅了以后,還會有真如顯現出來嗎?那無余涅槃不就成為斷滅境界了。

  此外,到八地菩薩的時候,如果阿賴耶識滅、阿賴耶識斷,而真如又是阿賴耶識自體所現的真實自性,那八地的境界就成為斷滅境界了;那豈不就是不能成佛了?若如此的話,佛道的最高境界就是八地境界,八地菩薩進了八地時也應該當場就斷滅空無了,哪里還有未來佛地的這一個法身無垢識呢?所以,不能說阿賴耶識心體是生滅法,而應該說阿賴耶自體的識性種子是生滅法才對;阿賴耶識滅是方便說,不是說阿賴耶識的心體滅了。所以不可以依語不依義,專在經文字句的表相上去理解。

  《佛說不增不減經》當中也說“如來藏即是法身”,而且《楞伽經》當中也明說了“如來藏即是阿賴耶識”,所以阿賴耶識即是法身,法身就是如來藏。《佛說不增不減經》的經文中,有這樣說道:

  
爾時世尊告慧命舍利弗:“……唯有諸佛如來智慧,乃能觀察、知見此義。舍利弗!一切聲聞緣覺所有智慧,于此義中唯可仰信,不能如實知見觀察。舍利弗!甚深義者即是第一義諦,第一義諦者即是眾生界,眾生界者即是如來藏,如來藏者即是法身。”

  在《佛說不增不減經》的這一段經文中,世尊對慧命舍利弗說:此不增不減的阿賴耶識心體的這個甚深之義,是如來的智慧境界,也是如來心所運行的神圣處所;連二乘圣人都不能夠理解,何況是凡夫與外道眾生呢?所以佛對舍利弗說:“這一種甚深義,一切聲聞、緣覺的智慧都無法知道;他們無法看見、也無法去觀察,何況是一切愚癡的凡夫所能夠測量呢?只有諸佛如來的智慧才能夠觀察、才能夠知見這個真實的道理。”

  身為菩薩的我們,就是透過諸佛如來的智慧開示才能夠親證,否則無法親證。所以佛又說了:“舍利弗啊!一切的聲聞、緣覺所有的智慧,對于如來藏的妙義只能夠仰信而無法親證。”他們相信有這一個法,但是不能親證,所以說不能如實“知、見、觀察”。甚深義講的就是第一義諦,第一義諦所指的其實就是眾生界,就是如來藏法身阿賴耶識的境界;一切眾生界都是阿賴耶識法身所生的,都以阿賴耶的體性為身,都住在阿賴耶識的境界中。所以眾生的法身,就是第八阿賴耶識,以阿賴耶識的貪、瞋種子現行妄法為身。第一義講的就是阿賴耶識心體以及心體所含藏的一切有漏有為法的種子、無漏有為法種子、無漏無為法種子;是此段經文當中說的:“眾生界者即是如來藏,第一義諦者即是眾生界,如來藏者即是法身。”前面舉證的經文中有說到“此阿賴耶名如來藏”,白紙黑字明說如來藏名為阿賴耶識。如來藏既然是阿賴耶識,如來藏又是法身,那么我請問大家:“法身不就是阿賴耶識了嗎?”如果法身就是阿賴耶識,又說法身是常住;那么阿賴耶識這個法身當然是常住法,怎么會是生滅法呢?

  讀過這些圣教經文,把它們兜在一起就貫通了,不必用腦袋來想就知道:阿賴耶識不是生滅法。既然法身是如來藏,法身也是真如,又說如來藏就是阿賴耶識;那當然真如也就是阿賴耶識。只有那個沒有智慧的愚癡人,才會畫蛇添足地再另外建立一個想象中的、永遠不能親證的真如來作法身,因為阿賴耶識就是真如啊!因為真如只是第八識心體所顯示的清凈自性啊!阿賴耶識就是法身啊!因為真如無體,以阿賴耶識、異熟識、無垢識為體啊!

  另外在《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400中,佛有這樣說:【善男子!如來法身即是諸法真如法界,真如法界既不可說有來有去,如來法身亦復如是無來無去。】我們從這一段經文來看,真如既然是法身,法身也是如來藏;而《楞伽經》中佛又明說“如來藏是阿賴耶識”,也在《不增不減經》當中佛也為我們開示:法身在眾生中叫作阿賴耶識,在阿羅漢身中叫作異熟識,在佛身時名為無垢識。既然法身就是阿賴耶識、異熟識、無垢識,而真如又是第八識阿賴耶、異熟、無垢識所顯示的真實性;所以,因地時的真如、因地時的法身就是阿賴耶識。所以我們不能夠學沒有智慧的人說“法身阿賴耶識是生滅之法”,因為在教證上如此明確,在理證上也是一樣明確地證實。無智慧的人以及被誤導的學佛人,他們最后還是要回歸到《心經》上所說:心體是“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的,最后還是要接受經中的教示:阿賴耶識滅,改名異熟識;異熟識滅,改名無垢識,由無垢識心體藉佛身十八界有為法來顯示佛地的真如性相。

  在《成唯識論》整部論中,從卷1開始到最后的卷10,都一直在宣說阿賴耶識、異熟識、無垢識心體是不生不滅的金剛體性,說真如是阿賴耶、異熟、無垢識心體的真實性;而一些居士、法師對外公開宣說的“阿賴耶識心體是生滅法”正好是相反,和他們對外宣稱的“阿賴耶識從真如中出生”的說法,也是正好相反;都是將經論加以曲解的虛妄之說,想要修學佛法的學人不能夠不謹慎啊!

  在般若系的經典中《合部金光明經》〈三身分別品 第3〉有這樣說道:

  
何者非化身、非應身?是如來法身。善男子!是法身者,二無所有顯現故。何者名為二無所有?于此法身相及相處,二皆是無;非有非無,非一非二,非數非非數,非明非闇;如是如如智,不見相及相處,不見非有非無,不見非一非異,不見非數非非數,不見非明非闇,是故境界清凈、智慧清凈,不可分別,無有中間;為滅道本故,于此法身顯現如來。善男子!是身因緣境界處所,果依于本,難思量故。若了義說,是身即是大乘,是如來性,是如來藏。(《合部金光明經》卷1)

  在《合部金光明經》這一段經文里說:什么叫作非化身、非應身呢?就是說如來的法身。如來法身不是化現而有之身,也不是應世化現的色身;這一個法身“二無所有”所顯現的緣故。什么是二無所有呢?就是說此法身自身的色相以及法身色相的所在,兩者都無所有。眾生的法身阿賴耶識,或者說佛地的法身無垢識,祂是沒有色相的,所以不能在色相上面去尋找祂;如果想要證得祂,要依善知識才能證得,要在祂所顯示的“心的行相”上面才能證得,要藉著祂所顯示的種種法相才能證得。所以祂沒有相;既然沒有相,怎么會有“相”的處所呢?沒有相的心,也不會有相的處所存在,但是祂的心行法相會透過因緣而不斷地顯示出來,所以禪門中稱之為“生緣處處”;禪子在因緣具足的時候,在電光石火之間就能夠體驗親證祂。這一個第八識法身,既非世間色法,所以沒有形相,也沒有形相的處所,所以不能說祂是有,所以稱之為“非有”;但這一個第八識法身,卻有其真實自性的微細運作,而且能夠出生萬法,所以我們不能說祂是不存在的,所以也稱之為“非無”;這樣的非有亦非無,就把它們這兩種體性合稱為“非有非無”。我們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以及間接輾轉所出生的萬法,都是從這一個法身阿賴耶識心體以及祂所含藏的一切種子當中來出生;所以蘊處界諸法及所生的萬法,本屬于法身阿賴耶識的一部分法性,屬于阿賴耶識所攝,就是阿賴耶識本有的無漏有為法性;所以與阿賴耶識不可分立為兩個法,所以我們把祂稱之為“非二”。

  眾生因為不知蘊處界法背后有一個真實常住法阿賴耶識存在,所以就在依他起性的蘊處界等法上生起了執著,起遍計執性,產生貪、瞋、癡三毒煩惱,那就墮于我與我所當中,然后流轉生死。諸佛菩薩現觀蘊處界等法都是第八識心體種種功德當中的一小部分,轉依第八識心體的真如性,就能不生起執著,不墮我與我所當中;了知依他起性本非令眾生流轉生死之因,而是因為眾生不能夠了知覺知心等六識是依他起性,誤計祂為常住法的緣故而產生了遍計所執性,所以流轉生死。菩薩如是現觀,消除了遍計執性,能出三界而不出三界,甚至常住三界當中以種種依他起性的無漏有為法而利益眾生,最后圓滿成就了第八識心體的無漏有為功德。

  所以,蘊處界等無漏有為法功德,都是從第八識心體所出生,都是第八識心體的局部功德,所以不可以說蘊處界諸法與第八識心體是異,所以我們稱為“非二”。但是蘊處界諸法及萬法從阿賴耶識心體流注種子而出生了以后,卻又不等于阿賴耶識心體自身,所以也不可以說蘊處界諸法與阿賴耶識“是一”;如果是一的話,十八界法滅了而入于無余涅槃界中,阿賴耶識也應該同時斷滅,那不就成為斷滅境界了嗎?然而我們現見第八識心體可以獨存于無余涅槃境界當中,可以離十八界萬法而獨住,所以又說為“非一”。合此非一與前段所說的非二,就是“非一亦非二”。

  由此段經文中的開示說明可以知道:因地眾生的法身就是阿賴耶識,果地諸佛的法身就是無垢識;因為無垢識具足大圓鏡智等五法,無垢識以此五法為性,故名為法身。無垢識若無此五法為性,就不能稱為法身。

  因為時間的關系,我們今天的課程只能到這里。

  阿彌陀佛!



秒速时时彩稳赚技巧和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