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集 能持種者方能生六轉識之真如屬相分

正珍老師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教團所推出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第39集“能持種者方能生六轉識之真如屬相分”。

  接續上一集:【此與本識及所生果,不一不異,體用、因果,理應爾故。】(《成唯識論》卷2)玄奘菩薩的開示,這句話是指種子、本識、所生果的關系不一不異。阿賴耶識是體,相對于種子就是用;所生果是現行法,相對于所生果,種子就是因,此三法不一不異。

  這個道理是本來就如是。玄奘大師繼續說,“雖非一異,而是實有。”(《成唯識論》卷2)是說雖然阿賴耶識心體與祂所顯現的種種功能,以及種子、還有所生果,并不是同一,但也不是非一;然而阿賴耶識心體與祂所顯現的種種功能,卻是在現象界法中真實有,是可以體驗的實法,不是純粹想象的虛妄法。

  由 玄奘大師的開示可知:一、執持種子的心是阿賴耶識,不是意根,因為意根是現行法,被意識所緣,與意識共同運作。二、而且意識種子不可能獨自存在于虛空,或是存在于施設的假想中,必定是有一個法,能夠執持意識的種子而相續流注,讓意識能夠不斷地現行了別。三、七轉識都是已現行法,窺基菩薩在《述記》中也說:【七轉識……是現法故,非名功能,故以功能顯種子相。】(《成唯識論述記》卷2)也同樣說意根是現行識,不是種子,所以意根不能稱為種子,當然也不可能是意識的種子,也不能持種。所以意根必定是與意識同時現行的心體,絕不可能如安慧所說是意識的種子;因為意根如果是種子,那就不會有現行運作的意根了,就不可能作為意識的俱有依根了。四、意根如果只是意識的種子而不是現行識,那十八界就得少一界,就成為十七界,這也是成為了安慧個人的創見,卻是大大違背了 佛陀的圣教。意根本身既無持種的功能,依安慧的說法又是意識的種子,那意根當然必須由另外一個實相心來執持祂(也就是執持意識的種子),那就更加地證明有阿賴耶識心體的存在,絕非識蘊所攝,那安慧又怎么可以否定阿賴耶識的實有呢?所以,意識種子得要存在阿賴耶識中,而以意根為緣,才能從阿賴耶識中生起。

  五、意法為緣生意識

  世尊開示:“諸所有意識,彼一切皆意、法因緣生。”(《雜阿含經》卷9)所有意識是指不論在三界中什么樣的意識,都必由意根與法塵為緣才能生起。世尊也開示:【縱滅一切見聞覺知,內守幽閑,猶為法塵分別影事。】(《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1)由這段話,我們可以知道意根與法塵必是先于意識同時存在的。如果安慧硬要說“意識種子即是意界,意識現行時,意根已經變為意識而不存在”的話,那么意識現行時,相分法塵也應該與意根同時消失了,應該法塵在意識現行時與意根都不存在,意識才能現起;如果意根是意識的種子,意識現行意根就消失,法塵也消失,那就違背意根與法塵同時存在的事實。那么意識的存在,就成為沒有意義的戲論,因為祂沒有所緣的法塵;所以安慧在論中所說意根只是前意識剎那滅所成為的種子,能引起后續意識的生起這種說法,不但同時否定了持種心、否定了意根,也否定了法塵的存在,是錯得離譜的說法。

  六、安慧質難阿賴耶識是假非實

  玄奘大師于《成唯識論》中,在不指名下又提出安慧的論點:【假法如無,非因緣故;此與諸法既非一異,應如瓶等是假非實。】(《成唯識論》卷2)安慧對于八識正論的說法質疑是說:“所謂‘假法’的意思,就是猶如空無一法的施設名相才是假法,因為假法是施設的,不是依于因與緣和合而出生的;所以你說這個本識心第八識和種子,互相之間是不一不異,是真實有;又說這個本識不是由某一因或某一緣和合而有,那這阿賴耶識就應該是假名,因為祂不是如同真實有的法是因緣所生的,是可以被人接觸到的,所以阿賴耶識就如同瓶子、衣服這些名言一樣,都是假有的法,都不是真實的法。”

  對于安慧這樣的論說,以及對于第八識阿賴耶識真實心的不理解,玄奘大師在《成唯識論》中,對安慧的質難回復是:【若爾,真如應是假有;許,則便無真勝義諦。】(《成唯識論》卷2)意思是舉例來回復:“如果真的是像你安慧所說的一樣,那你所說的真如就應該也是假有的名相了;如果你允許自己說法正確的話,那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勝義諦了。”

  窺基菩薩在《成唯識論述記》中,依 玄奘大師的開示而說明這個質難是清辨、安慧等所提出,并記錄下來,大意為:這是論主 玄奘大師反問安慧:“依照安慧、清辨的說法,也應該可以這樣說:‘真如與諸法既非一亦非異,那么真如也應該是假有的法相。’因為真如也好像種子一般啊!”但是,真如其實只是阿賴耶識這個第八識心法的體性,與阿賴耶識這個法體不一不異;這個是反過來質問清辨與安慧等人的質難。假如安慧等反問:“真如也是假名施設,因為真如不起作用的緣故,就好像空中幻現的花一般。”如果安慧的論點成立,那么佛法中就變成沒有真實的勝義諦可說;真勝義諦如果可以假有、是沒有真勝義諦的話,那又依什么道理而說有世俗諦?而說有涅槃呢?又如何能夠有造作福業、修學諸法而求成佛這些事呢?

  所以在《唯識述記》中下了一個結論:【蘊、處、界等通真、俗諦;真如唯真,名真勝義。】(《成唯識論述記》卷2)明確地說明:“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等法,是通于真諦與俗諦;真如唯是真諦,是第八識所顯的真實性和如如性,是真勝義。”由安慧主張阿賴耶識假名非實,則他所說的真如與他自己所說的意識種子即是意界,不須別有阿賴耶識心體作為意識種子所依之處所,都是虛妄的說法。

  七、種子依附的道理

  在說明這個道理前,先簡單地說明識心了別的作用。萬法唯識的正理,在一切法,不論有漏無漏的有為、無為法,都不是離開識心而別有自性。識就是了別,所了別的,如日月山河、身心狀態、經典義理等,叫作境。能了別和所了別都不離識,所以是唯心。

  八識心王了別對境時,其自體必起見分與相分兩種作用。“分”是作用劃分的意思。相分是指:外界事物映現于心的影像,也是所緣相;見分是:于相分有著照知明了的作用,也就是能緣的作用。另外尚有二分,“自證分”是:確認“見分”分別結果的作用;“證自證分”是:對“自證分”再度起確認的作用。如有再確認繼續下去,仍然是屬于“證自證分”和“自證分”的反復;所以這二分,依然是屬于見分的作用,是見分進一步確認的作用。所以總的說來,識的了別,不能離開見分與相分,不能離開能緣與所緣。

  從一般人對五塵相所知的層次而言,前五識只有見分與相分,是屬于現量。末那識也只有見分與相分,是現量,但是祂恒取其他七識為我與我所,所以也是非量。在八識心王中,只有意識能夠安立名言、分別比較、出生種種妄想,所以第六意識是具足四分,也具足了現量、比量和非量。第八識也有相、見二分,但永遠是現量。第八識所緣的相分不是六塵境,在接下來的說明會略談到。

  所以,正統的唯識學是八識論,八個識都有能緣的境界:前五識各自了別所對應現前的色聲香味觸五塵;意識除依前五識了別五塵細相,亦能于過去產生回想、于未來產生推度,于種種法相上安立名言、分析籌劃,還有善染心所相應等別于五塵的法塵分別;末那依自我為中心,依見愛癡慢習性,遍緣計度一切法,通稱為法塵;阿賴耶識則不緣于六塵法相起分別,祂配合著七轉識受熏持種與異熟現行一切法。也就是說,八個識的了別,都有特定的境界,不能跨越界限。

  這是八識相、見二分的略說,都是以阿賴耶識為因,藉種種緣而生出了以上種種功能差別現行的法相。簡單的說,我們眼識見分,所以能夠了別所緣的色塵相分,是第八識藉眼根、觸外色塵,在視網膜上顯現外相分;接著在勝義根顯現似外相的帶質境內相分,同時也出生眼識而有眼識見分的作用。有的時候會說第八識有四分,那是對已悟的菩薩摩訶薩們親證第八識所說的法;對未悟及二乘圣人而言,只單純的說:前七識是第八識所生的見分作用,第八識所生內六塵為見分所緣的相分。以上的簡單說明,可以得到一個定論:不論見分、相分、自證分、證自證分,其實都是阿賴耶識自心體上所起的作用。

  有了上述的基礎,我們回到“種子依附的道理”。《成唯識論》說明:

  
然諸種子,唯依世俗說為實有,不同真如。種子雖依第八識體,而是此識相分非余;見分恒取此為境故。(《成唯識論》卷2)

  意思是說:然而一切法的種子,都是依世俗現象而說為實有;不同于阿賴耶識心體所顯現的真實非虛妄和如常無變易的真如性。種子雖依附于第八識心體,但是是屬于阿賴耶識所緣的相分,不是相見四分其他的分。第八識見分如實的,不會分別好壞、比度弊利,依眾生業習種、依緣,異熟諸種子,來現行一切法;而七轉識等見分,是恒常不斷地執取阿賴耶識心體所含藏的種子—依種種功能差別現行的法相—作為七識心所緣的境界相;也就是七轉識所緣的相分,其實都是第八識所現的功能差別相。

  《唯識述記》這段論文也有注疏,大意為:這些種子雖然是依止于異熟識心體而存在,其實就是依止于自體分上。種子不是見分,因為見分是一向緣于面前所對的境界相;見分是識心的作用,不論在真實義或作用上,見分與相分是有差別的;而且意識心等六識都是屬于見分的作用,也都不是可熏的法,也沒有持種的功能,所以不能說見分即是相分。這就是說,種子依止于第八識,以第八識為自體,這個第八識自體就是受熏之處;當然不可說見分初受種種熏習之后,所熏習的種子隨后就依止于見分意識自體而住。以上說明種子依附的道理,種子是依止于第八識;若由第八識自體分角度來看相分正理,應該說意識種子與現行法都是相分所攝,而不是見分等法所攝。

  八、真如是所顯法,不能生一切法

  與種子的道理相同,真如也是阿賴耶識所顯現出的相分。因為真如是阿賴耶識心體所顯示不同于他法的一個特性——真實無虛妄、如常無變易;所以說真如是阿賴耶識心體的所顯性,是阿賴耶識的相分。但真如是無漏、無相的法,不同于種子是有相的法。種子不是第八識心自體所顯示的真實與如如性,而是第八識所出生的功能差別。了知真如是第八識心體所顯示的第八識自身的真實性與如如性,了知真如是第八識自性所攝,所以真如本身沒有見分與相分。真如自體只是第八識所顯的相分,是無為法沒有作用,不能出生任何一法,不能緣一切法,也不能返緣于第八識心體。

  換個角度來說,這些種子(譬如意識的種子與意根的種子)雖然是依附在異熟識—阿賴耶識心體上,其實就是依附在阿賴耶識心體上所顯的相分,這些種子不是見分;因為見分一向都是攀緣于種子現行所顯的相分。真實義與所顯現的作用還是有差別的,阿賴耶識心體的自身功能,是不會受熏而改變的,阿賴耶識所含藏七轉識心的種子才會受熏而被改變。所以,種子是依附于第八識自體,第八識自體即是受熏的處所;真如只是阿賴耶識所顯的相分,真如不能生一切法,所以真如不會生出阿賴耶識。

  時間的關系,這一集只能說到這里,我們下集見。

  阿彌陀佛!



秒速时时彩稳赚技巧和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