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集 第八識體性略說(下)

正才老師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我們這一集繼續來討論第八識的一些體性,藉由這些探討就能對眾生的心識有更多更深的認識,也能了解每個眾生都一定要有各自的第八識,才能在三界六道中造業受報;也可以了解這第八識由于諸多的體性不同于識蘊的緣故,所以當然不能將第八識這個根本識含攝在識蘊的道理。

  我們就接著上一集《成唯識論》卷3來說:【然第八識雖諸有情皆悉成就,而隨義別立種種名,謂或名心,由種種法熏習種子所積集故。】意思是說,第八識的功德雖然是一切有情都一樣成就,也就是雖然所有的有情都有第八阿賴耶識,但是這個第八識心體,隨著法義的別別建立而有種種不同的名稱,也就是隨著祂的功德差異不同的道理而別立種種名稱;有時候這個第八識叫作心,為什么叫作心呢?因為種種法熏習的種子,都可以熏習而收存于第八識心田里,所以第八識叫作心;由于熏習各種善、惡、無記種子而積集起來以后,再由這個第八識心體中現行。因為祂能集藏諸法的種子,所以你熏習善法,種子在祂那邊集存;熏習惡法,種子也在祂那邊集存的緣故,因此叫作心。祂有這種積集各類法種的體性的緣故,所以名之為心。

  《成論》接著說:“或名阿陀那,執持種子及諸色根令不壞故。”(《成唯識論》卷3)第八識有時候又叫作阿陀那識,阿陀那的意思是執持,因為祂會執持種種的種子;而且會執持有情色身諸根,使得有情眾生的色身不會毀壞;所以如果第八識不在,第八識舍離色身就是死了。在這個法義上,有個現成的例子,可以證實一件事:就是證悟的祖師說話跟沒有悟的祖師說話,雖然一字不易、一字不差,意思卻不相同。沒有悟的祖師說:“一時不在,如同死人。”他的意思是說,你要時時保持清醒,要覺醒,如果你這個覺醒心一時不在,就如同人死了一樣。證悟的祖師也這么說:“一時不在,如同死人。”他的意思是什么呢?他說的是:你的如來藏阿陀那識,只要一時間不在,你就死了。所以,有悟跟沒有悟,同樣一句話解釋出來,悟者與未悟者的意思截然不同!

  《成論》接著又說:“或名所知依,能與染凈所知諸法為依止故。”(《成唯識論》卷3)為什么叫所知依呢?因為第八識能夠作為一切染法、凈法、所知諸法的依止心體;因為眾生一切的染污法,依止于第八識中;佛及諸菩薩、二乘圣人所知的一切清凈法、無漏法,也都依止于第八識心體中,所以第八識又叫作所知依。一切染法、凈法都可以是所知的,是我們經由熏習修行,所能漸次證知的;但我們所知的染法、凈法,都依附于第八識才能存在;但是第八識在哪里?卻不是大家的所知,得要證悟了以后,這個所知依才變成他們所能了知的。

  《成論》接著又說:“或名種子識,能遍任持世出世間諸種子故。”(《成唯識論》卷3)第八識又叫作種子識,因為祂能夠普遍而任運的執持一切世間和出世間法的種子,所以叫作種子識。如果像有些人所主張的:“真如是純無為法,沒有絲毫染污;證得這個真如,才是真見道,才是真開悟。”這就是說,他們所謂的真如,不能含藏一切凈染萬法的種子,當然不能含藏一切世間有為法的種子,那就是有缺陷的法,不能稱為種子識。如果不是種子識,那當然就不是實相心體了。另外,從圓成實性來說,也必須是種子識,才能具有圓成實性;真如不可能具有圓成實性的,因為真如是純無為法,是第八識心體的所顯性,根本就不能出生任何一法,所以不可能是種子識,所以真如也只是圓成實性中的一部分體性罷了。而圓成實性的意思就是“圓滿成就諸法的真實體性”,如果是純無為性的真如,則是不可能圓滿成就諸法的,因為只能成就一個法,就是真如無為,那就是有所欠缺的法性,不具足圓滿成就世間、出世間法的法性,如何可能是圓成實性呢?而且真如也不可能成就無為,因為真如是無為法中的一種,而且是由第八識心體來成就真如無為的。所以這樣看來,真如真的不能成就任何一法,不能成就無漏有為法,更何況成就種種世間法而作為一切世間法的種子依呢?這樣的純無為性的真如,怎可說是圓成實性呢?怎可說祂具有圓滿成就諸法的真實體性呢?所以真如不是圓成實性,而是含攝在第八阿賴耶、異熟、無垢識心體上的許多法中的一法而已,因為圓成實性攝屬第八識的緣故。

  而且,真如無為這一法,也只是六無為、九無為、十二無為中的一種而已;尚且不能成就其余的無為,何況能成就二十四個心不相應行法?何況能成就十一個色法、五十一個心所法、八識心王呢?又如何能夠生顯百法?怎么可能出生八識心王中的阿賴耶識心體呢?所以真如不是圓成實性,因為祂只是六無為當中的一個法而已,只是第八阿賴耶識藉著諸法而出生、而顯示的許多種無為法性中的一種而已;所以真如無為只是第八識的所顯法,根本不能出生任何一法,何況能出生阿賴耶識呢?那些錯誤主張的人卻不知道這個道理,把這個種子識阿賴耶心體否定掉,然后再來建立一個想象中的純無為卻“能出生阿賴耶識的真如”,這不是愚癡顛倒又是什么?

  而從他們所說的真如來說,很明顯的是“不能出生任何一法的心或法性”,因為他們說真如是純無為的;就算他們所說的真如是心好了,那也是種子有嚴重缺陷的心,是種子嚴重的不圓滿、不具足;就算他們所說的“真如真的能出生阿賴耶識”的這樣的說法正確,也仍然不是法界的實相心,因為祂的種子“只能出生阿賴耶識心體而不能出生其他任何一法”,所以這樣的真如心體的種子有缺陷、不圓滿;種子有缺陷、不圓滿,就算是他們真的能證得這種真如,也不能成佛,也不算是開悟,因為種子不圓滿,因為不具備圓滿成就諸法的真實性——不是圓成實性。即使他們能證得這樣的真如,這個真如卻不能持種,怎么可以叫作成佛呢?因為成佛以后,也還是要靠種子識的無垢識心體—也就是阿陀那識—來執持、來度眾生啊!所以那樣的主張是錯誤百出的。

  《成論》接著又說:“此等諸名通一切位。”(《成唯識論》卷3)是說以上所說的四種名稱-心、阿陀那、所知依、種子識-可通用于一切凡夫、圣人的階位,因為不論凡夫或圣人的第八識,都有這些有為功德的緣故。在這段論文之后還有或名阿賴耶、或名異熟識、或名無垢識等等,就由其他老師來為各位解說了。

  雖然第八識依祂的不同功德而有不同名稱,但其實都表示同一個心識,就是眾生各各本有的第八識根本心。那么禪宗所謂的開悟明心,當然就是要明白這個根本心阿賴耶識。由這個根本心阿賴耶識再出生前七識等等諸法,才有眾生在三界中生存、輪轉、酬償業果、修道。而眾生最多也就只有八個心識,所以 玄奘菩薩才會依八個識不同的體性而寫了《八識規矩頌》。可是從古至今,我們卻常常聽到有些人主張:“開悟明心時所悟的心,應該是佛地的第九識真如心,不應該是因地的第八阿賴耶識”、“第九識佛地真如,是與第八識阿賴耶同時并存的。”但是這樣主張“八、九識并存”是會有無量過失的,前面已經有老師說過不少,我們再舉出一些來說明。

  這樣主張的人,假使將來真有能力親證此時因地中的佛地真如,那么他所證的第九識佛地真如,必定返墮于意識及意根的境界中;必定是將意識與意根的變相境界,誤認為佛地真如,必定不能超出意識與意根的種種變相境界。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眾生的心識就只有八個,前五識單純也容易理解,第六、第七識才有較多變相境界,因此認識不清的人就容易誤會。

  那如果他們改口說:“我們所證的佛地真如也是第八識,是第八識阿賴耶的體;第八識阿賴耶只是第八識真如的性用,所以真如不是第九識;而第八識阿賴耶所依的心體真如,確實是佛地的真如。”如果他們真的這么說,那么就是大妄語了,因為已經自稱成究竟佛了。佛地真如唯有諸佛及最后身菩薩才能親證,而 釋迦佛說下一尊佛是 彌勒佛,因此 彌勒下生之前不應該有人能證佛地的真如心的。

  而且,佛所說的佛地真如,乃是將阿賴耶識凈除二障隨眠之后而改名佛地真如,阿賴耶識自體就是未來佛地真如之體,并不是另外有一個真如與阿賴耶識同時同處而作為阿賴耶識的體。所以像他們這樣的主張,不但違教,也是悖理的。

  如果他們又改口說:“我們所證的真如,不是佛地真如,而是初地菩薩的真如,不是阿賴耶識。這個初地的真如,也是第八識心,是阿賴耶識的體,阿賴耶識是這個第八識真如體的性用。”但其實這樣的說法,跟前面大同小異并無新意;只是因應他人的質疑,所作的狡辯罷了,仍舊難免眾多過失。我們就舉出幾個作為說明:

  首先,既然從第八識真如體所生的阿賴耶識是真如的性用,那么阿賴耶識就應該說是真如的心所法,阿賴耶識就不應該說是心、不應該說是識。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就應該沒有七識心王,七識心王應該就是第八識心,應該說七識心王就是第八識的性用;因為道理上、邏輯上就應該是這樣才對。可是 佛卻說阿賴耶識所生的七識心王為識,不說是阿賴耶識的心所法;因此 佛絕不說阿賴耶識是真如的心所法,而說為獨立的識,而且也說阿賴耶識是萬法根源的主體。所以這樣的說法是錯誤的。

  而且,若照他們的說法:“真如為體,生阿賴耶之用,所以真如與阿賴耶識就是同一個識。”那也就應當說法界唯有一個識,就不應當說法界有八個識了。而且由阿賴耶識所生的七轉識應當也是阿賴耶識的用,不能說是七識心王;七識心王也不應該有各各不同的心所法及體相性用。可是這樣卻是違背 佛的所說。

  再來,如果他們換成說:“就像阿賴耶識所出生的七轉識,也叫作識,不稱之為心所法,所以你們說‘真如所出生的阿賴耶識應該是心所法’,是不正確的說法。”那如果是這樣,既然真如所出生的阿賴耶識不是心所法而是識,那么能生阿賴耶識的真如也是心識,那就應該是第九識或第九心,不能強詞奪理狡辯說是同一個第八識了。所以這樣的主張是進退失據,不能自圓其說的。

  此外 佛于經中處處說阿賴耶識是能生萬法的主體識,是萬法的根本,是名與色之因、之習、之本。如果依他們的創見而主張“阿賴耶識從真如體出生”,那 佛不就是妄語了?可見他們的說法偏斜,不是正法,是外道法,嚴重違背了圣教量。

  最后,如果他們的主張可以成立,那么也應該這么說:“阿賴耶識沒有祂自己的性用,能被真悟者所親證,應該以七識心王的性用,作為阿賴耶的性用。”七識心王如果純粹是阿賴耶識之用,那么阿賴耶識祂自己就不應該別有自體性的現行運作,能被證悟者所親自現前體驗乃至運作。然而證悟者除了能現前證驗七轉識各各別有性用以外,也都能現前親證阿賴耶識別有獨立于七轉識之外的種種性用,別有種種迥異于七轉識的性用,為已證悟者所多分或少分現前親證以及現觀。因此主張“真如為體,阿賴耶識為真如之性用,同是第八識”這樣的人是進退失據,在道理上是完全站不住腳的,而且有種種過失的。

  時間的關系,我們今天這個單元就為各位說明到這里。謝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秒速时时彩稳赚技巧和经验